祝愿母亲,他们在边防一线守望家与国

祝愿母亲,他们在边防一线守望家与国
祝愿母亲,他们守望家与国  ——来自祖国边防一线的报导  西藏军区昆木加哨卡官兵描红界碑——  将忠实镌刻雪山云端  ■冯亚坤 高寰宇  晨光熹微,雪峰高耸,西藏军区昆木加哨卡12名官兵迎着向阳起程。依照方案,他们将前往防区内海拔最高的18号界碑巡查。  “动身!”跟着哨长土旦旺久一声令下,巡查队官兵敏捷登车。土旦旺久介绍,昆木加哨卡海拔4900多米,终年高寒缺氧、风雪暴虐,他和战友一年四季巡守10余个风雪山口、雪山界碑。  10分钟后,车停在雪峰脚下。接下来,土旦旺久将带领战友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雪峰、穿越河谷。此行,每个人的背囊中珍藏着排笔和红漆,在祖国母亲第71个生日降临之际为界碑描红。  脚下没有路,官兵用双脚踏出一条巡查路。上士贾年生在哨卡守防10年,凭仗对周边山石的方位回忆,再恶劣的气候,他也能明晰辨明方向。  午时,路程过半。官兵膂力耗费较大,土旦旺久叮咛我们原地歇息,轮番吸氧,弥补膂力。贾年生第一次参与18号界碑巡查时,曾因高原反响没能登上雪峰。此时,他简略吸了几口氧气,便将氧气袋递给第一次参与巡查的上等兵邱宇杭。持续向前,一段山梁横亘眼前。官兵取出背包绳,互相相系腰间,一个接一个向上攀爬。  “界碑就在对面山巅,我们加把劲!”土旦旺久一边鼓舞我们,一边调查地形。眼前这片河谷隐藏不少“圈套”,巨大的山石下,溪流湍急。  雪峰下,官兵向山巅的界碑建议冲击。“山知道我,江河知道我,祖国不会忘掉不会忘掉我。”18号界碑前,官兵唱起心中的歌,用排笔为界碑描红。  成功登顶,并为界碑描红,邱宇杭难掩激动之情。他说:“界碑崇高,山河无言,看护祖国母亲,是边防武士的骄傲和荣誉。”  南疆军区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勇闯险境——  险阻挡不住武士脚步  ■杨从榕 胡 铮 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张 强  深秋,帕米尔高原雪花飘动。  国庆前夕,南疆军区某边防团克克吐鲁克边防连指导员李建阳,带领官兵向着海拔5420米的某点位前进。  连队官兵终年背负百余公里边境线守防使命,巡查点位大都坐落海拔5200米以上。此行,他们将穿越数道冰河、攀爬海拔5000多米的冰峰。  脚下乱石嶙峋,官兵行走其上,一不小心就可能受伤。在穿越一段陡崖时,上等兵王新福忽然脚底一滑,几乎坠下山崖。李建阳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拽住,后续官兵手拉手,一个接一个缓步前行。  “用脚步测量担任,这是武士对祖国的铮铮誓言。”战友们一边鼓舞王新福,一边将背包绳绑在互相身上,彼此牵系。  “前面那片冰川便是‘鬼门关’了。”在连队守防14年的四级军士长戚大军告知记者,便是在这条存亡路上,曾有战友献出了生命。  险阻挡不住武士的脚步!下午1时,巡查分队向海拔5420米的雪峰建议冲击。这是一段长度不过800多米的山崖,但途中乱石树立,积冰湿滑。在李建阳指挥下,我们奋力向山顶建议冲击,总算抵达山巅的1号界碑。  雪山之上,蓝天之下,官兵细心擦洗碑体。  山风吼叫,五星红旗分外美丽。我们擎起五星红旗,面临界碑庄重发誓:“祖国在我脚下,寸土不丢,寸土不让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